陈晓武:打造贴身的政企云服务


2016-05-26 18:16:29   出处:   作者:   
2016年5月26日,以“促进两化深度融合 服务制造强国建设”为主题的“2016中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高峰论坛”在京召开。
  2016年5月26日,以“促进两化深度融合 服务制造强国建设”为主题的“2016中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高峰论坛”在京召开。以下内容是上海宝信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云计算事业部总经理陈晓武以《打造贴身的政企云服务》为主题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或存纰漏。

  陈晓武:尊敬的赵小凡理事长、尊敬的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我来自上海宝信软件公司,今天我汇报的主题就是打造贴身的政企云服务。那么这个背景是什么呢?为什么说我们要打造贴身的政企云服务呢,我们看几点背景,第一是说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成为国家的战略,是这些战略的实施都离不开云计算平台的支撑。第二点是说云计算打破传统信息化建设模式以及格局,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是如何选择云计算,云计算如何落地,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云计算服务商,现在可能都是政企客户面临的客户,一句话总结说云飘拂很容易,但落地很难。

  第三块是宝信从2011年启动云计算的战略,今天为止我们云计算经过五年实践历程,我们有很多经验和教训,我们希望这些经验教训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些参考,帮助政企客户在云计算建设过程当中能少走一些弯路。

  我今天报告的主题主要分为三个章节,第一个我们对政企云的理解,第二我们举了一个案例,就是央企宝钢在整个云计算战略当中的实践经验,第三宝之云基本的情况。

  我们叫政企云,打造贴身的政企云服务一定是说政企云有它相应的特点,从技术角度来说我们技术一定选择成熟的、可靠的,要相应国家要求,是要安全可控的。第二个层面要匹配企业的业务及我们管理现状,为什么这么讲?我们现在公有云炒的很热,公有云成为大家现在的标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考虑过一个情况,在传统的政府和企业里面,管理有它自己一套特有的属性,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云计算付费讲按需付费灵活,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在政企客户里面,基本上每年信息化的投入都是采用预算制,明年要干一件事情,我今年必须要有一笔预算,如果没有预算,可能这个事情就干不成,这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第二个典型例子还是讲付费,现在互联网上看到的公有云可以买充值卡,用多少资源从充值卡里付多少钱,传统的企业和政府里面很难花钱买充值卡。我们现在看到互联网,我买一张充值看之后,定期从卡里面去扣,扣完之后一个星期没还钱云基金就被扣掉。政企客户在财务方面有严格的流程,付一笔钱出去要经过主管领导的签字,如果采用公有云的模式,这个钱付不出去是不是一个星期之后云平台就会被干掉,出现这种情况是政企客户根本无法容忍的。我们的核心要素是说我们所选择的云服务,我们所选择云建设的模式都要符合当前政府和企业管理的现状和流程。

  第三兼顾个性化和标准化,常规看到基于互联网类型的公有云,提供的基本上都是标准的,但是问题来了,传统的政企业,完全是标准化的公有云很难满足政府和企业个性化的要求,所以第三点是说要兼顾个性化与标准化。最后两点都是和服务有关,我们理解政府的客户和企业的客户对技术,希望云服务商或者云建设的模式能给他提供更加贴身全生命周期的管家式的模式,这就是服务,把已有的系统迁移到云服务的平台上。

  迁移完之后怎么保证全生命周期的运行,最核心的不在于用了什么技术,其实最本质的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一个执行运营能力,因为不是传统项目建完一次就结束了,客户放在云平台上面要持续运营的,可能五年八年甚至更长,所以需要有更持续的运营管理能力。我们把政企云核心要素最终目标为了支撑政企的业务,支撑转型升级,这是对政企云核心要素的理解。

  第二个片子要讲基于刚才我们看到政企云的核心要素,如何构建政企云,大家对云服务都很清楚,我们提出ipaaS,第一个是集成,第二个是运维维护,讲全生命周期的服务,I来自于两个字母缩写,一个叫集成,一个叫运营维护的概念。不管是政府还是企业,业务是需要持续的集成的持续可运行的平台,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云服务更多都是基于pas层都是基于资源层面的,但是我们的系统基于资源层面无法稳定运行,谁来弥补业务层面和底层层面的鸿沟,我认为就得需要集成和服务专项才能保证业务系统在云平台上面持续稳定集成化的平台上运行,再浓缩一下,ipaaS的概念就是在传统的is和pas的基础上,从云的设计到云的迁移实施,到最后持续的运营管理加上这三个阶段的持续运营的服务,这就是ipaaS的概念。

  第三个要讲的是政企云体系架构是什么样子,我们理解为叫一体两翼,只有一个飞机的主体,没有两个翅膀的支撑,这个飞机也是飞不起来的,对政企云的平台同样也是这么一个概念,中间区域主体叫云计算资源的架构,两个翅膀包括管理的制度,包括技术防御手段,第二个翅膀解决是说怎么保证云持续稳定的运行,需要一套完善的运行维护的体系,这就是我们政企云逻辑架构。刚才花了几分钟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对政企云的理解。

  下面分享一下宝钢集团这几年在云计算战略实践的分享。这是宝钢信息化发展的历程,我不多讲,应该说大部分的企业在整个信息化发展过程当中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会经历同样的阶段,我重点要讲的是说当前这个阶段宝钢正在开展智慧制造,基于互联网+的转型,都离不开云计算,宝钢也在大力构建云计算的平台,以支撑自己的智慧制造,包括互联网+的转型,现在基本上走在了第四个阶段。

  应该说云计算是从整个宝钢发展历程来说是信息化选择必然结果,宝钢云计算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基础设施的建设,可以理解为是一体两翼当中的主体,第二阶段选择了试点系统,按照计划逐步迁入到整个云计算中心,第三迁移完了之后,就是翅膀说我要持续稳定的运行,构建自己一套运行管理体系和运营管理的团队,我们分了三个大的阶段。整个宝钢云计算建设的模式分成三个层面,第一从投资的角度来说,选择了宝信作为云计算服务商,宝钢要求分子公司不允许自己再去建数据中心,不允许再采购RT设备。第二付费模式来说,宝钢集团牵头统一制定整个宝钢集团自身云计算计价的体系,参照协议体系和宝信软件采购云服务按需付费,基本上宝钢集团体系架构和政府的体系架构基本上差不多,政府有自己的经信委是信息化主管部门,下面各个委办局,委办局某种程度上也是要向经信委申报预算等等,基本上组织架构差不多。运营角度来说两个决策,第一个就是宝信作为云服务商,负责整个宝钢云计算运营的管理,通过云计算管理平台可以实施掌控自己所采购的服务和所采购的资源,服务的级别是不是已经达到。

  宝钢还是有一些经验和教训,我们总结是宝钢入云的路径,分成四大步,第一步顶层设计,要解决的问题是说达成相关成员单位目标单位人对云计算的认定,保证所有人干系人对这件事情战略导向的认知性,这里面我们看云计算经常会发现有一个误区,就是传统的企业或者政府看云计算有一个误区,第一个误区是说把虚拟化,等同云计算,认为说我只要上这个设备,用虚拟化的平台,这就叫云计算,其实不对的。云计算不是技术,是新型的商业模式,某种程度上说是服务外包进一步的延伸,打破原来传统信息化建设模式和格局,因此应该从更高的层面来认识它。宝钢的经验是说,经过多轮认证,基本上达到了成员各个分子公司对云计算战略认知的一致性,云计算是宝钢集团未来发展的趋势,应该集中统一我们的精力和资源,构建统一的宝钢的云计算数据中心。

  宝钢集团入云第二个路径是战略上面顶层设计实行好了,落地是说怎么选择一个好的云服务商,怎么选择一个好的技术路径,目标是说要保证技术的成熟度以及服务的连续性,选择技术的同时要保证技术的成熟度,选择运营商的同时就要保证服务是具备持续服务能力的,基本上我们看云计算产生第二个误区说太多追求技术的先进性,大家都讲开源软件多么多么好,忽视技术的成熟度和后续的持续和运行维护的能力。第二个误区拿公有云做参考,公有云怎么怎么好,提供的多么多么方便,其实我们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历程来看,对公有云有很多优势,有很多灵活性,价值具有优势等等,但是我们实际操作过程当中发现和传统的政府和企业之间的需求还是有很大的差异,我刚才所讲到的和管理现状的匹配性和个性化的服务要求的匹配性等等,所以这是第二个误区。正确的认识云计算其实是庞大的体系,企业级的应用需要是集成的可运行的成熟的平台,是需要持续的运营保障。

  第三个平台也落下了,服务商也选择好,剩下怎么把已有的系统包括新建的系统,怎么制定一个稳健的推广策略,能保证我们的系统稳健的迁入云计算平台,要规避风险与阻力,一炮打响。云计算改变了原来信息化传统的认识,包括传统的建设的模式、设备购买的方式,可能打破原来的格局,所以说在整个推行的过程当中,肯定会遇到一些风险和阻力,怎么规避这个风险和阻力,其实我们政企客户就制定稳健的推广策略。推广过程当中我们发现普遍有一个误区,政企客户首先想做的很大,用业务系统直接能不能变成萨斯,我们发现现在萨斯很难做,因为萨斯和业务流程绑的比较紧,只要和业务流程绑的比较紧,就有很多业务要求,受到影响特别大,所以很难说从应用上面直接开刀,直接把应用变成萨斯,这很难做。所以我们策略是说萨斯模式和业务涉及面比较广,动作比较大。从应用型的萨斯开刀很不成熟,如果没有一炮打响,很难去推第二套系统。

  宝钢的经验是说我们采取了几个策略,第一个首先机房物理环境集中,历史上大大小小建了几十个机房,从2011年开始不允许自己再建机房了,从机房层面把分子公司卡住。第二集团总部做起,从各个应用系统去推行,示范。第三个举措新建的和已经面临及早的系统,我们迁移进去,还在生命周期之内的,要么物理搬迁,或者再考虑云计算。第四个举措精英管理层先进去,有很多生产单元,有很多控制系统,不能从控制系统去切入,会遇到更大的阻力,所以采用经营管理层先行,经过几个策略之后基本上各个成员单位对这个认可,慢慢慢慢整个系统都已经迁入到预算中心里面,达到预期的效果。

  最后一步迁移完了之后,这件事情算结束了吗,没有,还有很长时间持续运营的保障,所以说第四步就要制定一个完善的运营保障体系,目标是要保障整个云计算中心持续稳定的运营。经常我们会带来一个误区是说重建设,轻运营,很多人说建好就行,没有考虑云建好之后怎么持续运营下去,云计算的核心是持续运营管理,也就是说当我们的政企客户选择云服务商的时候,最应该考核最大的标准是说持续云因保障的服务能力如何,能不能支撑能力组织架构、体系能不能自己的云计算中心能得到持续长期稳定的运行,宝钢的经验是说整个集团作为管理层制定了相关的运营管理的策略,云服务商也就是宝信负责持续的以及相应的云的运营的管理。

  经过了几个步骤之后,今天整个宝钢运行的云计算的战略效果如何,这是一张总结的片子,集团目前15家分子公司企业都已经迁入到云计算中心里面,集团总部的所有的系统已经进去,分子公司新建的系统全部入进去,统计的数据是说分子公司75%的系统已经迁入到宝钢的云计算中心,最晚到2018年上半年宝钢集团所有经营管理层系统,都应该全应该迁入到云计算中心里面来。这张片子主要是说最后总结一下宝钢从自己云计算战略实践当中得到了什么样的好处,云计算有弹性的扩充,有资源服用降低成本,可以快速相应业务的需求等等,我不多讲大家在云计算领域这些概念都有基本的了解,我最后有一个数字就是从最近几年来看,整个宝钢云计算的总体的模式之后,总体的信息化建设的成本比原来自己传统自建的模式成本节省了超过30%,应该是高于30%。这个数据我上次参加了国资委下面的培训说微软当时在培训上也讲一节课,也给一个数字,他的数字也是30%,我觉得很巧合,那就说明这个数字既经过了理论的检验,又经过了实践的检验,我也很纳闷,最近宝钢从2011年到现在为止做了将近五年,我们给出这个数字30%,微软也给30%,所以这个数据基本是真实的。

  最后再介绍一下宝之云,一直在中国软件企业百强排名当中处于前30位的范围,2015年销售收入39亿,利润3恩个亿,这个在报表当中可以看得到。宝信业务领域聚焦于两大块,一个是脱胎于宝钢制造业,第二个是工业领域,不管工业领域还是智慧城市都需要云计算的支持,所以2012年开始宝信开始云计算的战略。

  解决方案会聚成四个方面,四种类型的解决方案,第一个公有云,第二个专署云,主要针对政府和大客户,有自己特殊的要求,不希望和别人共享,他的体量足够大,所以可以建筑专署云。第三个就是混合云,一部分放在公有云,一部分放在本地,两者需要打同,形成混合云。未来三到五年之内,政府和企业可能是混合云的架构。第四块就是私有云,可以把将近五年云计算建设的运营的经验输出到客户,可以给我们的客户构建自己的私有云,最后灾备云,我们可以给客户提供灾备云的解决方案。

  这是典型客户,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出我们做的是政企客户,也就是对政企客户的需求把握的相对比较理解,可能与我们出身背景有点关系。这是我们主要的客户群体。

  以上就是我本次的演讲,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Q_Chen

相关热词搜索:陈晓武 政企云服务

上一篇:孙德和:两化融合-新IT的实践之道
下一篇:杨淮:快速提升自主基础软件研发能力的探索

分享到: 收藏

专题

more>>

2016第九届中国信...

2016第九届中国信息主管年会于12月13日在京召开,本次..

中国软件园区发展...

12月27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指导..
Email:

藏经楼

more>>

论坛热议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