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友云商:客户为王助力传统企事业实现互联网转型升级


2018-01-22 17:17:37   出处:中国信息化周报   作者:霍娜 任文婧   
他是当年的高考状元,是北京大学的高材生;他曾在贝尔实验室、微软、SAP、用友等全球知名企业任职高管,成为中国最早接触云计算SaaS的高管和专家之一。

  访谈嘉宾

  《中国信息化周报》副总编辑 霍娜

  北京慧友云商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文杰

  访谈时间

  2017年12月21日

  访谈地点

  北京金运大厦B座一层慧友云商公司

  他是当年的高考状元,是北京大学的高材生;他曾在贝尔实验室、微软、SAP、用友等全球知名企业任职高管,成为中国最早接触云计算SaaS的高管和专家之一,并著有《站在云端的SaaS》《云端运算与SaaS部署应用》两本著作;他精通ERP、协同软件、互联网三大领域,并前后三次创业,成为传统企事业互联网转型升级的领航者和实战专家;他是商务部中小企业创业创新导师、中国声谷创业导师、中央民族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外聘研究员、互联网商业模式转型导师、社群经济创新培训导师、优米网/前沿讲座数万人热搜的大咖,他的企业已帮助3000多家传统企事业客户实现互联网转型升级,其中10多家企业成功上市或融资。

  他是谁?如此丰富的标签背后是怎样的初心?传统行业转型互联网有哪些坑不能跳、哪些关必须闯?带着这些疑问,在2017年圣诞节前夕,《中国信息化周报》记者独家访谈了北京慧友云商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文杰,听这位最懂传统企事业的互联网实战专家娓娓道来他的创业心经和对技术与产业未来的真知灼见。
 

\

  打过四份工 创了三次业

  《中国信息化周报》:您是一个“复杂”的人物,典型的从技术走上管理、乃至创业的复合型人才,请介绍一下您的职业经历和心路演变过程。

  文杰:我的个人经历可以简单总结为打过四份工,创了三次业。

  当年我是四川自贡市的高考理科状元,进入北大之后学的是计算机科学和无线电电子学,软硬兼修。1997年我本科毕业的时候因为对计算机网络通信的热爱,非常遗憾地没有选择保送王选老先生的研究生(失去了聆听一位人品、知识都堪称楷模的科学家教诲的机会,乃此生的一件憾事),而是选择了保送北邮,研读方向是电信管理网(TMN)。

  1999年还在读研的时候,我第一次创业,和几个同学做了一个二手房地产网站,并在半年之后把它卖掉,去鼎鼎大名的美国技术皇冠——贝尔实验室继续研究通信网络。贝尔实验室的研究学习结束之后,因为对企业管理软件和电子商务的兴趣,2002年我到用友做董事会和战略规划部门的技术顾问,其间接触到很多应用,做了不少应用规划。2004年我选择到SAP研究院做云计算,开始接触SaaS,从头到尾参与了SAP 的SaaS产品——Business By Design的构想设计、研发测试与面世,是中国极少数熟悉100亿级产品研发成本的SaaS高管。2007年我又到了微软亚洲工程院,负责一个名为Web Amalga的美国区域医疗SaaS项目,这个项目当年在美国做得也很成功;2009年,我被老朋友挖回用友,负责用友的产品规划,并在2010年规划组建了用友医疗,这是我打的第四份工,也是最后一份工。

  之后我选择了创业,去了用友致远(一家协同软件公司,现在更名为致远互联股份有限公司),我是这家公司的自然人股东,总体负责产品研发和战略规划。我第三次创业就是2014年,创立了慧友云商,通过SaaS软件为传统企事业提供互联网转型升级的智慧平台,至今已有三年,2017年公司发展很快,收入增长了386%,实现了收支盈利。

  这就是我的主要经历。20年来,我主要的业务领域都是企业级互联网。我的成长路径就是先从技术研发转型产品经理,再到研发管理、营销市场,到目前的CEO,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

  《中国信息化周报》:您学的是计算机网络、通信网络管理,后来主要做的是企业管理软件。就其本身而言,在您看来,他们之间是相通或者一样吗?

  文杰:是一样的。虽然表面看来,一个是电信管理网,一个企业管理软件,但对我而言,是一样的,因为我是软件架构师出身。就像盖房子的架构方式是相通的,所以建筑设计院的人既可以设计住宅楼,也能设计商业楼宇一样。在我看来,无论是电信管理网还是企业管理软件也都是一样的,无非就是搭出整个系统的技术架构和应用架构,例如选择基础中间件、工作流、报表,等等,其实这些东西的内在都是相通的。

  《中国信息化周报》:您成功的转型路径是从技术到产品到管理,技术路径上从通信网络到SaaS软件,您的这种转型是职业经历带来的,还是您基于趋势判断做出完全主动、自主的选择? 现在再回头看自己的转型路径,您的感悟是什么?

  文杰:您问得非常好,这其实是职位带来的。我可能是中国最早接触SaaS的高管之一。2004年我在SAP开始接触SaaS,一开始在德国进行产品设计的时候整个产品经理团队有三四十人,我亲身经历和见证了Business By Design从无到有、从零做到产品发布的全过程,在中国能够全程参与这样一个投资上百亿的大型管理软件项目的人应该不超过十个。后来,我加盟微软后做的也是医疗管理的SaaS方案。因此,我之所以能够专注在企业级SaaS,主要还是职业经历的机遇所带来的。我由衷地感谢SAP带给我的成长,这是我人生中非常宝贵的财富和快乐时光。

  至于成功转型的感悟,我认为技术出身的CEO和销售出身的CEO带出来的公司文化是不一样的。销售出身的CEO往往关注强大的营销能力来开拓客户市场;而技术出身的CEO则更聚焦在产品的优越性和客户价值方面,我们会通过外部技术环境的变化来判断企业发展的赛道,找到企业发展的方向和时间周期。比如以前互联网是搜索的赛道,后来是电商赛道、移动互联网赛道,接下来将是AI赛道,做企业选对赛道很关键。我们这群70后,应该感谢层出不穷的高科技技术在为我们不断地提供弯道超越和创业的新契机!

责任编辑:wangyan

相关热词搜索:客户 云商

上一篇:中瑞泰科技:让工业大数据会说话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专题

more>>

“2017第十届中国...

第十届中国信息主管年会于2017年12月12日在京召开。

中国软件园区联盟2...

2017年5月26日,由中国软件园区发展联盟主办,中国信息..
Email:

藏经楼

more>>

论坛热议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