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信息化第二季 “掌上医院”成为争夺点


2015-12-07 13:44:10   出处:   作者:   评论:0 点击:
移动互联网的崛起,激发了公立医院兴趣,“掌上医院”方兴未艾。

      移动互联网的崛起,激发了公立医院兴趣,“掌上医院”方兴未艾。

  “我们建立掌上医院,也是因为看到了智能手机的普及。”北京朝阳医院在今年5月26日上线了自己的掌上医院,门诊部主任吴家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样可以提高自助服务的能力,在极大方便患者的前提下,减轻医院的管理压力。”

  嗅觉灵敏的企业也早已捕捉到了这一巨大的机遇,包括BAT(百度、阿里、腾讯)三巨头在内的众多信息科技企业杀入这一领域,且布局神速。

  以阿里旗下的支付宝为例,在推出“未来医院”计划两个半月后,已经有6个城市的7家三甲医院上线,表达合作意愿的三甲医院则已经超过50家。据悉,支付宝将于近期签约首个北京地区的三甲医院,今年年内将与北京十几家三甲医院合作。

  “目前,挂号、缴费、远程候诊、诊间支付、取检查检验报告等流程已经可以在支付宝钱包的服务窗平台完成。”支付宝“未来医院”负责人在回复记者时表示。

  曾几何时,体制高墙和垄断壁垒的包裹让公立医院体系成为改革攻坚的深水区。但新技术的兴起不仅改变了不同层级、地域之间医院的连接方式,而且也重新定义了医院与患者之间的联系。也许这一次,技术的力量真的可以让沉重的公立医院体系焕发出新的活力。

  不过,同远程医疗受限于政策障碍一样,掌上医院因为仍然无法接入医保支付而使应用范围大打折扣。这重藩篱究竟何时能够打破,仍然留有悬念。

  远程医疗试点:探索市场化运营机制

  进入2014年,政府在远程医疗的推进方面忽然发力。

  国务院在2014年医改重点工作任务中明确提出,“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加强面向基层、偏远地区的远程医疗服务。制订推进远程医疗服务的政策措施。”

  与此同时,由国家发改委和国家卫生计生委牵头的两项远程医疗试点,省院合作远程医疗政策试点和面向养老机构的远程医疗政策试点,也先后在2014年上半年推开。

  远程医疗最早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并从70年代起加速发展。而我国的远程医疗则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1994年华山医院与上海交通大学用电话进行了会诊演示;同年,原卫生部启动了“金卫工程”2号工程——建设全军医药卫生信息网络和远程医疗会诊系统。

  远程医疗的明显优势在于可以突破地域限制,尤其是在我国优质医疗资源短缺且分布极不均衡的条件下,能够帮助落后地区的患者享受到先进的医疗服务和技术。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直强调“强基层”的新医改,从一开始就将远程医疗作为医疗信息化建设的重点内容之一。

  但多年来,尽管各级政府在远程医疗硬件方面做了大量的投入,效果却一直不明显。

  中国卫生信息学会远程医疗信息化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赵杰此前曾谈到,我国目前远程医疗系统建设多以政策性资金、科研项目资金为依托开展,系统缺乏造血功能,往往在政策和项目结束后,远程医疗系统就被束之高阁。 此外,由于定价政策不合理,医疗机构一直对实施远程医疗缺乏足够的积极性。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上半年出台的两份关于远程医疗试点的政策文件,对当前的现状都颇具针对性,尤其是主要目标的提法几乎如出一辙。

  一方面是重点针对制约我国远程医疗发展的政策环境障碍,另一方面则是在远程医疗的操作规范、责任认定、激励机制、收费标准和医疗费用报销等方面,研究制定相关政策、机制、法规和标准,探索市场化的服务模式和运营机制。

  从试点内容看,未来的远程医疗还将有新的服务价格标准以及医保报销政策。

  公立医院的“掌上热情”

  实际上,公立医院绝非对新技术缺乏敏感和兴趣。在政府大力推动医疗机构参与远程医疗的同时,众多公立医院正以极大的热情积极主动地参与到“掌上医院”的建设中。

  北京朝阳医院经过3个多月的筹备后,于今年5月份推出了一款自己的掌上医院。

  “最早我们还是从挂号这个角度考虑的,希望能够给患者提供更多更便捷的挂号渠道。毕竟挂号是整个医疗服务流程的入门条件。”吴家峰说。

  也正是因为看到了挂号的重要性,很多新的应用平台都是以挂号功能作为切口。不过,单纯提供挂号服务,对于改善患者的就医体验作用是非常有限的,因为医院内仍然有大量的服务需要来回奔波、排队等待。

  朝阳医院为了改善这种情况,此前已经开始实施分时段预约就诊。而在此次开发掌上医院的过程中,经过不断调试,将物价信息查询、检验报告推送、院内导航等功能一一加入到掌上医院当中。

  “我们很快还将把住院病人每日费用清单查询的功能加入进去。”朝阳医院信息中心主任卞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正在研究的还包括,如何能够即便捷又能保证质量的传送影像报告。”

  目前,经过两个多月的推广,朝阳医院的掌上医院用户已经超过8000人,完成预约挂号服务的累计人次也已经超过2600人。

  如吴家峰所言,推出掌上医院正是因为看到这项新兴技术能够进一步提高患者自助服务的能力,使患者和医院双方在新技术的应用中受益。

  可见,公立医院的积极性主要是看到了新技术在提高服务运营效率上的作用。而且,医院与患者的关系也突破了原来空间的限制,延展到了医院之外,一定程度上帮助大医院从往日的拥挤中解放出来。

  公立医院所表现出来的积极性,也为市场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支付宝经过两个半月的努力,已经有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南昌三三四医院、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昆明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云南省肿瘤医院、湖南省儿童医院等7家三甲医院上线“未来医院”。

  支付宝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支付宝的未来医院计划,目前的主要方式是拓展人口基数较大的核心城市的三甲医院。未来,随着未来医院计划的普及,会拓展至越来越多类型的医院,如专科医院、私立医院等。另外,条件成熟时,支付宝还会进入农村,帮助改善农村的医疗状况。”

  难以切入医保端口

  与支付宝一样,已经有大量的企业机构在掌上医院领域开疆拓土,诸如杭州卓健、杭州讯盟协泽、上海理想、上海民康、苏州智康、厦门智业等。有些目标甚至比支付宝更为高远。

  今年7月初,金蝶医疗合作的第二家医院——佛山市中医院的患者移动服务与支付系统上线。当时,金蝶医疗总经理李登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便透露,公司计划在年底之前与100家三级甲等医院达成移动互联网合作框架。

  不过,从目前的形势来看,除了支付宝全部布点之外,大多数企业仍主要以区域性布局为主。目前,长三角及周边省份的掌上医院应用集中度较高,也更为活跃。

  从技术上来看,掌上医院的门槛并不高。经过几年发展之后,各家所提供的功能模块大致类似。而其中有一项功能对整个应用的便捷程度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支付功能。

  “朝阳医院的掌上医院最终肯定也要加入支付功能。”吴家峰表示,只是目前出于安全性能的考虑,会比较谨慎。

  支付功能也是支付宝视作自身最主要的竞争优势之一。“支付宝的实名账户体系,实名用户超过3亿。而且支付宝的移动支付能力,可支撑每日上亿笔的交易。”但支付宝方面也承认,“目前,支付宝还不能与医保账户直接绑定打通,这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与过程。”

  目前,尚没有掌上医院的开发企业获得医保支付的端口。这导致此类应用在医保患者中的普及程度受到了影响。

  “目前掌上医院多是点状、零星地分布,一个地区仅一两家医院,医保部门不愿意单独开放这样一个端口,而且还要因此承担更多的风险。”业内人士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道。

  在这样的背景下,更容易获得患者青睐的掌上医院,主要是自付意愿或者医保报销比例低或不报销的医院。目前较为多见的是妇儿医院。

  各开发企业都在表示,正尽力争取加入医保支付的功能,但究竟何时能够实现无人知晓。

  此外,对于少有的在全国布局的支付宝而言,除了医保支付的壁垒外,医疗信息系统碎片化的问题也造成了很大的障碍。

  “医院的信息化水平不一,医院的信息化系统厂商也非常分散,集中度不高。这样,在打通后台系统时,都需要具体对接不同的系统厂商,采取不同的技术方案。”支付宝在回复记者时表示。

责任编辑:路沙

相关热词搜索:医疗 掌上医院 信息化

上一篇:华新水泥:传统企业的电商创新
下一篇:“十三五”展望:医械行业“严”中求生存

分享到: 收藏

专题

more>>

2016第九届中国信...

2016第九届中国信息主管年会于12月13日在京召开,本次..

中国软件园区发展...

12月27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指导..
Email:

藏经楼

more>>

论坛热议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