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对话CIO >

刘铁斌:期货IT倡导国产化集约化

2014-03-18 09:49:08作者:洪蕾来源:

摘要基于准化体系框架制定,期货IT管理整体无序局面得以扭转。...

  【《中国信息化周报》信息主管栏目专稿】一身清爽的米色西服,搭配深蓝色西裤。与此前电话沟通中的感受不同,眼前的刘铁斌潇洒、随意,自然、亲切。多年的期货信息化从业经历,磨砺出他冷静客观、稳重内敛的性格。交流时,却又多了一份谦和与耐心。

  从事期货业20年,虽曾辗转离开,做过投资,与朋友合伙搞公司,混迹于外企,刘铁斌仍算得上不折不扣的期货业“元老”。

  “1993年,我第一次接触期货市场,当时正就职于清华紫光集团期货部。”他淡淡道:“当时北京商品交易所的第一套交易系统就是清华紫光集团研发出来的。”

  “三年之后之所以选择离开期货业,是因为当时的市场环境太混乱。”1998年,刘铁斌出国留学,主攻计算机信息技术专业。2000年回国,正值中国期货业协会筹备,又得机会重返让他“魂牵梦萦”的期货行业。

  刘铁斌注定与期货结下不解之缘。伴随中期协成长走过的十三年岁月,他经历着从被动响应协会内部系统运维“救火队”到强健期货IT筋骨“手术师”的角色转变。在期货信息化发展变迁中,一位资深信息化专家的光荣与梦想清晰浮现。

  期货业信息化有力“推手”

  中国期货业协会信息技术部从最初服务于协会内部信息化建设,逐步发展并介入期货行业层面的信息技术标准规范工作中。正是基于一系列标准化体系框架的制定,期货IT管理整体无序的局面得以扭转,期货公司管理者也获得了考量自身信息技术水平、合理规划IT投入的参考依据。

  中国信息化周报:在您进入中期协之前,期货业信息化建设情况如何?

  刘铁斌:从1993年有期货交易以来,一台服务器、一条电话线、一台终端,就构成了期货公司“电子化交易平台”雏形,这时候的业务模式是场外报单,即客户通过电话下单,报到场内,由场内“红马甲”通过交易系统成交。1993年到2000年,由于期货代理行快速发展,加上市场因法规与监管手段上不到位,国内期货业处于混乱期和整顿期。

  直到2000年,期货公司数量达197家,但信息化程度普遍较差,一个期货公司仅配备一两个技术人员,电脑设备非常陈旧,大部分公司是处于亏损状况。2007年,随着行业政策逐渐明朗,期货交易新品种相继推出,市场活跃度得到明显提升,交易量跳跃式发展也刺激了期货IT系统的第一次规模性投入,且这次投入更多停留在软件系统和硬件环境的完善提升方面。

  中国信息化周报:您于2000年加入中期协信息技术部,是如何改变期货市场起步晚、信息系统薄弱单一这一现状的?

  刘铁斌:中期协信息技术部最初主要的职能还是服务于内部,如协会内部信息系统的开发、维护以及办公电子设施的建设、管理及维护等。对行业承担的职能也是从尝试一些辅助功能开始,如建立行业信息管理平台,对期货公司、期货从业人员、期货从业人员资格考试成绩以及期货投资者信用风险等信息进行统一管理。

  2007年开始,我们才开始制定期货相关行业技术标准,目前我们发布了7个指引,涉及期货业IT治理、风险控制、接口开放、网上交易管理等方面,其中,最重要的指引是2009年发布的《期货公司信息技术管理指引》。

  所以,信息技术部职能分两块,一块服务于中期协内部,一块服务于行业。

  今年我们明确的15项职能中,有9项是服务于整个行业信息技术管理和信息安全规范化发展的。一是组织制订期货相关的行业标准治理规则;二是组织协调行业信息安全保障和统计报送工作;三是组织行业信息技术系统安全的交流与研究;四是定期组织证券期货行业奖励工作。2007年,中期协与证监会创设了证券期货科技进步奖,这是一个省部级的奖项,是为了鼓励并肯定信息技术等各类科技手段对证券期货市场的积极作用,目前已举办四届。五是组织会员单位的信息技术系统的检查工作;六是组织行业信息安全风险评估及重大事故调查和鉴定;七是与三商进行沟通协调工作;八是我们今年新展开的工作——组织期货行业信息技术人员能力评定工作,要对期货行业所有新进入的技术人员评级,类似于评职称或工程师。此外,信息技术部也会支撑信息技术委员会工作的展开。

  中国信息化周报:您刚刚提到信息技术委员会,这是怎样的一个组织,与中期协信息技术部是何种关系?

  刘铁斌:信息技术委员会全称是中国期货业协会信息技术委员会。该组织很大程度可以代表这个行业最高水平信息技术专家的集合。

  委员会的22个委员分别来自四大期货交易所、证监会信息中心、证监会期货一部、期货二部、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中期协信息技术部,以及部分信息技术等级达到三类的期货公司。

  委员会的核心工作是为行业信息技术发展规划提出建设性意见。事实上,我们行业信息化的管理和规范工作大多是基于该委员会对外行使职能。

  中期协信息技术部的角色其实是提供规划思路或草案,然后提交至委员会讨论,征询委员意见,得到广泛认可后,可形成决议。通过决议,可能会形成不同起草小组,如制定标准,或形成报告,都由不同小组来分工,落实起草工作,完成后我们会面向全行业征求意见。

  因此,在推进期货业整体信息化水平提升方面,协会技术部及委员会具有较好的指导作用,十分关键。

  倡导国产化与集约化

  期货市场相对单一的通道业务导致交易佣金的恶性竞争,影响期货收入的同时,也削弱了其对技术人才的吸引力,进而滞后了期货业技术引领业务创新的进程。基于现状,建议期货公司不要盲目加大IT投入,攀比硬件资源,而应考虑国产化与集约化,将更多资金留用于人才培养及自主研发上。

  中国信息化周报:您主持中期协信息技术部工作期间,参与过哪些课题研究或示范项目?又是如何作用于期货信息化推进的?

  刘铁斌:我曾参与过几个项目。一是上海期货交易所NGES监控系统建设项目,二是西南证券“同城双中心”灾备建设项目,三是中投证券异构双活中心建设项目。

  我的观点来看,上期所NGES监控系统较好地解决了对其交易系统的自动化监控问题。通过对业务运行状态数据的采集和分析,实时展示业务系统和业务流畅的工作状态,基本实现了对所有关键结点的自动化监控,及时了解交易数据处理及全场交易情况。这套实时类业务监控系统可被广泛应用于期货交易所、期货公司和市场监管机构,具有可推广性。

  中国信息化周报:您如何看待目前期货行业信息化现状?呈现哪些特点?在IT运营和管理方面关注哪些?

  刘铁斌:2009年至今,整个期货业信息化发展呈现几种趋势:一是IT投入不断提高,2006年,全行业IT投入为1.1亿元,到2012年年底这一数字提升至11.5亿元;二是人员能力水平不断增强,2012年年底,期货公司总部技术人员达2732人;三是政策法规持续健全,近两年期货政策以鼓励支持为主,新品品类较多;四是基础设施日趋完善;五是系统建设管理水平逐步提高;六是信息技术管理不断深化;七是技术培训手段日益丰富。

  期货行业信息系统的特点是:一是信息化程度高,整体性要求较高,二是业务持续性要求较高;三是对外部环境依赖度高;四是对效率和速度要求非常高。

  在IT运营和管理方面,我们关注的问题是希望期货公司信息技术系统尽量能做到零故障,但实际很难做到。

  前几年,整个行业故障率呈递减趋势,但2013年出现反弹。原因之一是,近两年随着新业务的不断推出,新的技术系统增加很快,期货公司运维管理压力大增。原因之二是,上期所开夜盘后,给期货公司留的时间窗口很小,周末无法在生产系统上进行测试工作,系统的维护升级很难实现,只能利用长假期间才能操作。原因之三是与期货业信息技术服务市场的格局演变相关,从金仕达在期货核心交易系统领域一家独大,到2006年中金所成立、恒生重新切入市场,再到上期技术公司开发出一套专家型交易系统——CTP综合交易平台,三足鼎立局面正式形成。

  上期技术公司进入市场后,开放了接口,大量技术开发商涌入,基于该系统做客户端软件开发,包括程序化交易软件等。这也给期货公司技术部门带来很大压力,如果将某个客户程序化交易的服务器或系统托管到交易所中心机房中,能更好实现高频交易,但也带来风险。如果程序化下单出现报错,瞬间产生多笔报单,会堵塞交易通道,甚至也会影响其他客户交易。

  因此,期货公司IT运维管理,一方面是要关注交易、行情、结算等系统的可用性、安全性及稳定性。另一方面,在完善基础IT设施及系统、灾备建设后,下一阶段关注重点是IT如何为业务服务,现在很多期货公司已经上线了CRM和CallCenter系统,或是向客户提供特殊化定制的系统和程序,都是通过IT来提升业务水平。

  中国信息化周报:期货信息化发展现存哪些问题?政策、人才,还是技术?目前期货公司哪些方面普遍需要调整和跃升?

  刘铁斌:期货行业近两年整体环境不错,只是目前对程序化交易还有一些限制。人才方面,技术人员整体水平离行业要求还有差距。核心原因是期货市场相对单一的通道业务导致交易佣金的恶性竞争,影响期货收入,也会削弱整个行业对高素质技术人才的吸引力。

  眼下,期货公司不应盲目加大系统投入,攀比硬件资源。考虑国内期货市场现状,在信息化建设工作中,我们倡导国产化和集约化。

  目前,中期协信息技术委员会内部也在探讨建设异构交易系统实现互为备份,从而替代传统灾备建设方案的可行性。也就是说,一家期货公司可同时有多套核心交易系统,其中任意一套系统出问题时,可立即切换至其它系统。这种方式能够避免纯消耗式的硬件投入,节约更多资金用于人才培养和软件开发。

  核心是“风险管理”

  互联网金融和金融互联网是两个概念。互联网金融实际是电商基于网络优势,解决了通道问题,通过发行以“余额宝”为代表的现金管理工具,降低普通个人用户的交易成本,方便其参与金融投资,获得更高收益。而期货交易的核心是风险管理,需要专业的投资咨询分析师,基于全球化视角的经济格局分析,做出谨慎判断

  中国信息化周报:随着期货连续交易的品类扩充,不断激发市场潜力,2013年期货市场总体活跃,成交额及交易量翻番增长,带给期货行业的是整个信息量骤增。目前期货行业是否考虑实施大数据?考虑实施的切入点是什么?存在哪些难点?

  刘铁斌:从服务于产业或机构客户的角度讲,期货公司应用大数据可以先从收集各个行业相关信息和数据,为研发服务这个层面考虑,但收集工作的难度较大,行业信息不同于交易数据,分析交易数据的价值意义不大。而通过购买或收集行业数据,并对这些数据进行挖掘和研究,为产业或机构客户提供专业研究报告和咨询服务是具备可行性的大数据应用场景。

  但目前业内缺乏高水平研发人员及投资咨询分析师,因此期货公司还不具备提供这项服务的能力,需要一个成长过程,逐步发展。

  中国信息化周报:2014年,期货业信息化重点建设项目和行业发展目标是什么?

  刘铁斌:今年我们计划投入精力,一是重点建设证联网;二是推进三类期货公司灾备系统建设;三是组织针对期货业内技术人员的能力评定工作;四是有计划地引入境外专家,组织针对行业高端技术人才的培训;五是建立证券期货业的国家级测试中心,希望依托于中证信息公司和大商所来完成。六是计划针对风险管理子公司,引入XBRL标准,建立一套新的数据报送机制。七是继续完成三年一个周期的针对全行业期货公司的信息技术等级检查工作;八是配合证信办组织针对全行业期货公司的应急演练。

  中国信息化周报:您怎么看互联网金融?如何理解互联网金融对以银行、基金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的冲击?

  刘铁斌:互联网金融和金融互联网是两个概念。互联网金融实际是电商基于网络优势,多年建立起一个渠道平台,招揽的是“中散户”。通过发行余额宝等理财产品,一方面能够降低传统基金开户方式的交易成本,大大提高用户收入,收益率高于活期存款利率;另一方面,互联网金融善用网络媒介,天弘基金通过发行“余额宝”方式轻易就撼动了华夏基金此前基金行业多年老大的地位,深度改变了理财市场格局。

  互联网金融主要挤占的还是银行息差。如果进入到资本市场、金融衍生品市场,互联网金融通道优势还是不具核心竞争力,无法像期货证券公司那样提供资产个性化管理服务,尤其是风险管理这块。

  因为期货行业是高端、小众行业,风险大。期货客户跟普通散户不同,必须了解期货交易规则,知悉交易风险点。而且期货交易也不同于股票交易,期货是保证金制度,是杠杆效应,但有穿仓风险,有可能客户账上的保证金全亏掉,还倒欠期货公司钱,需要追加保证金。因此证券期货业十分关注投资者保护,我们希望行业技术创新的先决条件是不能给期货公司或客户带来风险隐患。

  记者手记

  对于由技术、科学、经济、政治和文化五个子系统组成的有机整体,每隔一定时期出现的新技术集群是社会演化和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而其他各个子系统则为各个新技术集群提供完善的支撑结构。”长波理论家佛朗西斯科·卢桑这样认为。从水力机械化、蒸汽机械化、电气化到机械化和计算机化,五次技术革命史上都留下了技术对商业周期、经济和社会的深刻影响烙印。

  身处高度依赖信息技术的金融业,刘铁斌对“IT主导世界经济发展”的理解更是入木三分。“美国盈透证券在转向证券经纪业务前是家纯粹的技术公司。如今,在零售外汇领域客户盈利水平长期高居美国榜首的他,仍然贯行其对技术的专注,公司80%成员从事技术工作,25%为客户支持人员,5%任销售。”

  “这家公司技术创新的‘履历’丰富。1983年,发明世界上第一台可交易的手持电脑;1985年,推出自主研发的期权交易制度;90年代,设计了最新交易科技,可将一个上市公司的大交易指令分解成小的交易指令,送达不同的交易市场。电子产品目前累积覆盖20多个国家、80多个交易所、13个世界主要外汇市场。”刘铁斌将盈透的成功归结于领先的交易技术和全球化的交易通道。

  曾一度上演“春秋战国”的期货业兵戈未息。在利好政策提振下,技术成为决定期货核心竞争优势的斡旋筹码。“技术主导业务并推动创新、变革”的观点也受业界普遍认可。

  在刘铁斌看来,金融行业的特殊性赋予CIO更多机会。“CIO完全有足够空间向更高职位跃升。”一方面,CIO本身具备专业的技术知识积累,另一方面,信息技术管理者的特质是做事专注、关注细节。“在证券期货业,我看到很多,不管是实践派、技术型还是学究范的CIO,很多已觅得更广舞台,跻身公司高管之列,驰骋于职场新疆域。”



责任编辑:lyn

站点信息

  • 运营主体:中国信息化周报
  • 商务合作:赵瑞华 010-88559646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