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IT基础架构 > 软件与服务 >

韩小红:医疗健康管理服务标准化不易

2015-05-28 23:49:23作者:来源:

摘要慈铭体检总裁韩小红表示:软件在我们这个传统行业当中特别是医疗健康产业当中有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和地位。...

  在2015中国软件生态大会软件产业金融论坛现场,慈铭体检总裁韩小红表示:软件在我们这个传统行业当中特别是医疗健康产业当中有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和地位。以下为慈铭体检总裁韩小红发言实录。

  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我真是被陈里邀请来的,流程上事实上没有我的,但既然来了我也是第一次和软交所这么近距离的坐在这倾听软交所是什么样的商业。其实可能今天发言或者在座我不知道有多少来自于传统行业特别传统行业又是做医疗的,我估计就是我一个人。那我想既然来了我跟大家讲一下我们做什么而且我们怎么从传统企业看软件而且软件在我们这个传统行业当中特别是医疗健康产业当中举足轻重的角色和地位。

  其实任何一个行业发展想做大做强想成功,想为客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一切都是软件和资金两个层面,当然人的要素是第一位的。除了人就是软件和资金。那其实软件刚才我大概明白了我们这个软交所在做什么,软件对一个企业来讲有两个层面一个可以买的标准化的服务,比如说我们的财务管理软件比如我们的OA管理软件还有一些采购进销存的,但是对一个健康行业来讲,特别是对于我所从事的健康体检健康管理行业来讲我们所有软件开发事实上都是公司不断在做的,我这会儿坐在这想起来我特别想把我公司变成软件公司,因为我们所做的事情,医生所有思考都希望软件呈现出来为大部分客户服务。但是事实上我们这样的工作都是创新的,都是需要医生和软件工程师不断互动的。这样的东西呈现出来以后不断被颠覆,实际上我们十几年过程当中很多很多困惑,两个困惑一个就是前面我想成为软件公司是因为我知道软件公司是可以享受免税政策的,我们传统行业我们一直虽然是做健康产业医疗行业的但是我们一直不叫享受一直是承担着国家的那种企业的税收,在早期我们不但有营业税还有流水税,所得税加起来30%几的税非常重的,那个时候一直很困惑,为什么我们不能成为一个软件公司,而我们每天干的事情都是跟软件工程师打交道把我们所思所想告诉他们呈现出来,但是我们不可能成为软件公司。比如我们医生给客户诊断,大家都知道颈椎病,但是可能就是现成的软件没有的,HIS系统是各个医院有不同的厂家长期开发集成出来的,体诊这一块的诊断和医生工作站是空白的,我们只有在实践当中不断完整完善,那比如说颈椎病这个医生给的颈椎病另外一个医生给的颈椎关节病,还有颈椎曲度弯曲变化,这一些不同的名称医生有不同的概念,最后我们要给予的诊断不同但是处理方法一致的。大家比较懂的感冒,其实在医学上有叫流感有叫上呼吸道感染,还有叫扁道腺炎,诊断不一样病因不同,但是有时候用药几乎一致的。我们这样的后台集成我不知道说这些对你们是不是有意义,但是我想说这种不能一下子就标准化的要不断优化不断去集成。还有一个困惑就是底层架构,其实作为传统行业来讲我们完全不知道我们走到什么阶段我们未来什么样子,而且作为传统特别我从医生出身领导这样一个行业完全不懂要做什么样的后台结构甚至不知道找怎样的人所以走很多弯路,前期我们几乎是当把一个产品呈现出来的时候这个产品就不能适应我们现在的服务了,因为我们客户已经上千万了,我们没办法架构,所以做到今天我们还不断颠覆不断覆盖不断优化。这样一个公司我不知道是不是叫软件公司,也不知道这样的公司怎么样能够和软件形成一个密切匹配和配合,这个是作为传统行业特别大的困惑。

  随着我们客户需求我们的痛点当然体检后健康管理服务,这个健康管理服务事实上为什么做不到位的主要原因其实还是成本高价格贵,周期长,那么如果用软件就能呈现出来,所以我们先是做了健康管理医院,把服务流程服务模式靠人工方式给呈现出来了,但是很贵,就是一个人得十几万块钱才能真正解决你体检后的慢性疾病的问题。因为这个慢性疾病其实现在大家都知道已经不是说有病就是吃药而是我们可能有十个方案但是前七八个方案跟吃药没关系,我们用养生方法饮食结构改变睡眠方式改变生活方式改变,所以我们要做这样的事情——跟客户保持干预沟通追踪提醒这样的事情,医生来做的时候成本非常高周期非常长的,跟客户的互动非常强的。所以我们呈现出这样的问题以后我们就发现我们没法为更多客户提供服务,今天又是软件互联网也好移动医疗也好能够高效率解决这样的问题但是需要大量后台的开发,又不是任何一家公司能做出来的。我们接触这样公司的时候还是这样的问题,这些公司他们非常不愿意纳入到团队当中来,纳入到我们体系当中来,他们认为我们给一个企业开发软件也好,我可以给其他人服务,所以他想游离在企业之外,但是企业特别希望你能跟我们一起成长一起开发及因为中间需要优化的环节太多。给大家讲比如高血压,比如你前面一个叫临界性高血压或者高血压升高或者正常高血压这种前面变量的变化给他带来的后面的干预诊断提醒的方案是随着高血压前面数字的变化以及高血压患者是否伴有并发症、慢性冠心病、糖尿病后面整个体系不一样的,我们需要通过实践当中不断完善和优化,我想说的是其实软件这个东西不仅仅是一个独立的,它是两种体系,一种是前面我们也购买了很多,所有公司都是靠信息化软件支撑的,但是恰恰医疗服务的本质和医疗服务的服务平台上我们最需要的是软件进入到企业当中来,工程师进入企业当中和我们一起做这样的事情,一起来成长。这个可能是传统企业大概就我今天一个人做传统企业这样的发言,传统企业这样的想法。

  另外今天说的是金融,其实一个企业的成长一定需要金融的,当我们走过十几年传统行业我们发现我们因为过多的专注于医疗,其实对金融也好,对资本也好很忽略的,所以我刚才也在想其实要是硬说软件公司的话我也是软件公司的董事长因为我们现在迫于这种互联网的加速的发展当然也是客户的需求,成立了一个互联网公司,想把健康管理的互联网化的公司。这样的公司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叫软件公司,下来特别希望探讨这样的问题。因为这样的公司里面软件已经成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我们所有思考所有的过去积累的流程经验、专家资源都想顺接上到这样平台上,但是苦于没有办法去跟一个团队或者有经验团队对话,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软件有多少投资,如果有愿意和我们一起做这样的事情的话可能更能呈现这样的服务价值。如果仅仅特别作为医疗产业仅仅提供一个我想提供很多家,我想简单的跟我们形成一个互动关系的话这种方式可能对一个完整的体系开发这样的周期因为非常长,所以我只想表达我们现在的需求。所以我们现在要说我过去十几年对资本的认识以后这家互联网公司也是发展非常快,起步就进入资本快道,因为我们过去所拥有的资源,这样的一个平台,一起步肯定就被资本市场看好,所以今天的起步已经不是说十年前我们从一个医生一点一滴积累,而是迅速嫁接了对信息化的认识,对像互联网的认识,对资本的认识,但是最终的痛点还是软件,就是能够让软件需要渗透到企业当中来,渗透到团队当中来和我们一起互动和我们一起优化所有的细节和流程,和我们的医生团队一起来,我可以相濡以沫,只有互动的过程,才能呈现这样的东西。所以其实我在过去的几年当中也建了一家医院,我曾经说过其实医院并不难,因为我们买系统,中国的公司上百家,看你花多少钱就可以买这样的服务平台,但是健康管理健康体检健康养生找不到这样的服务软件找不到这样的服务平台,需要不断的去优化研发互动,所以这就是可能我这样的公司对软件的需求,我不知道是不是能切合这样的主题但是传统医疗健康行业的呼声。

  今天反正大家到这里来也是刚才陈总跟我说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就是我最说的,谢谢大家在这听我演讲。


责任编辑:honglei

站点信息

  • 运营主体:中国信息化周报
  • 商务合作:赵瑞华 010-88559646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