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IT基础架构 > 软件与服务 >

胡才勇:以匠人之心构筑产业金融生态基石

2015-05-28 23:23:57作者:来源:

摘要软交所总裁胡才勇表示,软交所从2001年开始就在不断探索利用企业的轻资产进行质押贷款的融资模式,并研究知识产权价值的评估方法,力求能准确衡量软件企业知识产权的价值度,使软件企业的轻资产抵押物物有所值价得其所。...

  在2015中国软件产业生态大会软件产业金融论坛现场,软交所总裁胡才勇表示,软交所有个目标,最近的一个目标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种风险匹配方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下使金融服务机构和软件企业能够快速对接双赢双利,所以软交所从2001年开始就在不断探索利用企业的轻资产进行质押贷款的融资模式,并研究知识产权价值的评估方法,力求能准确衡量软件企业知识产权的价值度,使软件企业的轻资产抵押物物有所值价得其所。从这个产业金融生态体系建设运营的角度来解决轻资产企业的融资难题。以下为软交所总裁胡才勇发言实录。

  胡才勇:我今天不光主持人请的好及领导请的都是自家领导,本来想自夸几句的,领导已经把我夸成一朵花,不好意思了。用匠人之心做软件产业的金融。我们中国有个特殊群体叫中国大妈,谁家都有一两个大妈,我曾经有三个妈,自己的老娘、丈母娘、祖国母亲。中国大妈里面包括祖国母亲,中国大妈神奇在什么地方呢?金融领域里经常会创造奇迹,比如说他可以把黄金价格抬高,比如说在股市里经常风起云涌,我估计最近他们肯定在股市里挣了不少钱,而且也开始投入到P2P了,所以说当中国大妈也投身到天使投资的时候,我们中国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可能才是真正开始。当然这是我的观点,如果你们在别的地方听到就参考他们说法就行了。

  在我们这个金融创新蓬勃发展的时代我们软交所似乎一直是跟一些热门词汇有点错过的感觉,比如说当互联网金融开始热闹的时候我们参与了,我们还发动了一些研究或者是一些实验,但我们软交所至今仍然不是互联网金融的企业。众筹隆重登场的时候我们也没有改变我们自己前进的姿势,创客空间得到了总理亲睐,你们都知道跟总理喝咖啡的跟我们没关系。所以坦率的说有时候觉得我们好像不是弄潮儿,我们总是赶不上潮流的步伐,我们新名词太多,我无法赶的地步。有时候会换个话安慰自己,因为我经常会自我安慰,我说我可以骄傲一点的说也许我们是比较坚持的一个企业,我们一直在坚持一些我们自己该做的事,因为我们认真的时候我们本身就是个弄潮儿,在领导关怀下我们软交所是目前为止还是世界上第一家也是唯一的一家软件交易所,所以我一定是弄潮儿。

  那么我们在关注金融领域的时候我们发现软件是作为一个各种政策特殊照顾的行业,尤其是在北京,刚才王主任也给我们带来一个好消息,软件一直列在北京首位,在金融领域里面科技金融这个光环是从我从业开始的,99年开始就一直笼罩软件领域,但事实上,当我们在参与到软件金融的里面进来的时软件行业经常是金融的弃儿。比如现在P2P很火,有多少软件行业在P2P里挣到钱了?那么有多少软件企业可以拿软件产品这样的无形资产到银行贷到款项?尤其是最近一次降息好像貌似是为了中小企业减负,我们发现最受伤的是软件企业,为什么?因为央行降息了,银行要吸储的时候存款利率上幅,但是贷款利率只能够向下浮,所以贷款收益减少了,收益减少的情况下他首先砍的是拿无形资产融资的这些项目,所以首先砍掉的是软件轻资产的企业,因为风险太大。而且由于软件企业收入里面碰到很特殊情况,因为所有的项目都有周期性,所以软件企业资金流量在全年不同时期具有非常明确的周期性,有时就算中大型企业即使手里有很多定单可能一年中某个时间的资金供应会捉襟见肘,比如说像现在这个时期,正是软件企业缺钱的时候但是融不到钱。在这领域流动资金方面,软件企业一直是一个我们好多阳光想照耀经常照耀不进去的地方。比较好的消息就是刚才陈司长也说了,软件企业里面的股权融资是最受资本界亲睐的,软件产业现在它虽然是高技术产业,但是现在的创业门槛不高,而且成长性很好,那么优质的项目有可能3-5年就可以上市,甚至说不准我们中关村创业大街里面某一个小团队可能很快就会成长为明天的BAT类似的企业,所以就是在这个领域里,它的问题是在于众多的创业团队小微企业当中你要挖掘出好的企业来投资,那么这个才是对投资人的考验。所以对一个产业金融来说尤其是我们今天题目是软件产业金融我们认为债权融资、股权融资甚至投贷联保创新产品都很重要,因为可以满足企业不同时期需求,比如债权融资早解决流动资金上起到不可缺失的作用,我们说产业金融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让整个产业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资金支持,各种资金可以有序的支撑产业发展,所以说到这里面最重要的可能就是前面已经外国人说过的话,没有风险控制的金融创新就是耍流氓。那么,金融风险控制里面针对软件行业里面就命名的是金融服务下沉风险控制,对金融基础体系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那么对产业金融而言,如果对产业发展的特性不够了解,不能根据产业特点设计实施有效的风险控制方法,那么一切的产业金融创新都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所以我们希望能从根本上找到可以准确量化软件企业资产和有效控制风险的解决方法。因此从一开始我们软交所就不追求在金融创新的这个风口里面飞翔,只希望以匠人之心在构筑金融软件产业的基石。所以我们对自己要求来说,对我们软交所来说,我们要进入软件产业金融的话我们需要对我们所服务的产业全面了解,对我们产业运行规律有深刻掌握,对产业发展的方向有准确的判断,但这三点的话并不是我们自己都能做到的,但我们目前有个目标,最近的一个目标我们希望我们能够找到一种风险匹配的方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下使金融服务机构和软件企业能够快速对接双赢双利,所以我们软交所从2001年开始就在不断探索利用企业的轻资产进行质押贷款的融资模式,我们一直研究知识产权价值的评估方法,那么力求能够准确衡量软件企业知识产权的价值度,是软件企业的轻资产抵押物物有所值价得其所。我们已经跟十几家银行展开合作,在这些合作过程中我们一直在打通一个利用我们自身平台来疏通资轻产质押物的通道,比如我们原来跟北京银行说对软件产品抵押的话我们可以从整个行业里组织,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希望能够增大金融机构敢于放贷的信心及使软件企业的专利、著作权等知识产权甚至资质都可以成为企业获得贷款的武器,那么这些方面的话应该说我们也做了不少,我们简单统计大概有225家企业利用我们这种方式融资贷款了22.6亿。但是从我们体系和整个细节的角度而言,整个产业的角度总结出这个规律来在这个方面我们有很大差距,就在去年,中关村委托我们构建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信用体系,经信委、软件处也希望我们能够有一种方式方法针对软件行业提出一个很好的增信体系,我们也提出来了,我们希望有一个这样的体系可以让科技金融的企业融资更容易,我们希望在软件和领域里面能够信用加知识产权就可以直接贷款,从这个产业金融生态体系建设运营角度里面来解决轻资产企业的融资困难。

  那么作为这里面的话我们是希望能够从一些交易的数据里面和信用数据里面能够建立起一个优质企业库,推动企业上下游的并购,这是从产业发展的角度而言是希望能够实现产业并购能够实现1+1远大于2的效果。那么在软件增新体系评价基础之上在这个方面的话我们现在已经跟银行展开了合作,比如我们现在就找银行在建一个软件领域的招投标的机构,我们希望在这个交易市场里面的数据,因为有几个关键的信息是完全透明可靠的,比如说采购方的信息、采购方的支付能力是不是完全可靠的,中标方的信息,它的交易是不是真实可靠的非常清楚。那么在这基础上银行就会很容易的根据这样的定单提供定单贷或者中标的抵押贷款或者信用抵押贷款就可以来了。所以这是我们在希望有这样一个有形交易市场我们也在挖掘一些大型数据,希望将来我们可以通过交易数据的挖掘来进行类似于像阿里小贷式的批量审贷。我们2012年开始就有过尝试,比如我们曾经退出过软件领域里的交易透明度指数,这些和信用结合起来,我们希望有一天在这个产业里也可以有像阿里小贷似的解决周期性的资金困难问题。

  所以有些时候我们自己也自我安慰,我们好像貌似一直在错过金融创新的热闹,但是我们希望我们将来我们做的这些工作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所有的软件创新里面都有我们软交所的身影,所以在今天这个各种名词纷飞的时候也是激情澎湃的时候我们愿意静下心来,巴黎软件领域的特点研究清楚,我们希望努力用我们专注的精神解决软件金融产业里一个一个问题,去夯实整个产业金融创新的基础。我们希望在今天因为我们这次论坛里面把各方面的人都聚集到一起来了,既有金融领域里的,也有银行的,还有投融资里面的,我们真的希望我们就沿着软件产业这个点能够真实的为大家提供一些有用的东西,我的演讲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honglei

站点信息

  • 运营主体:中国信息化周报
  • 商务合作:赵瑞华 010-88559646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